此篇讨论原则问题,世界上或者说我的心中有没有必须坚持的原则,必须恪守的底线。原则是什么?变通究竟是不断是乘兴而起还是被原则严格规范。

引子:何时能杀人

「生命诚可贵」、「杀人偿命」,保护生命看似是作为有所谓「良知」的人的底线。国家有死刑,罪大恶极的嫌犯被公权力剥夺生命;西方的国家允许安乐死,垂垂老矣的暮年由一针药剂完结……如果这些是有「正当理由」的,那么——大敌面前,献祭贞德的法国人;以正义之名行匪徒之事的护国公……如果,以上的例子太过于直接——为百度搜索工作的员工想没想过自己会害死深信搜索引擎广告的病人;官员们想没想过一纸政令下有多少冤魂。

从前我总是在道德的角度旁观这些杀人者和魂灵,心安理得。但当命运的轮盘指针朝向了我,我该如何抉择:进入一个大公司会不会成为在法律边缘游走的商家的帮凶,进入教育领域会不会被生存所迫戕害孩童,甚至当我吃下一口肉,买下一件东西,会不会成为压垮某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保护生命并非一个原则,凡有条件的,并非原则。

原则是什么

原则是人为定下的概念。这个概念可能是一个独角兽,也可以是先知的预言。

原则,最终的准则。既然是最终,就有终极义,不可能有任何条件的约束。无视任何条件而存在、而作用之物不是此世之物,不可言说。然而或许在言语之外,尚有上帝智慧于我心中供我感知此终极之准则。而其路径就是世人那里原则的世俗义。这是当原则为预言的情况。

然而,当原则成为独角兽,就根本无讨论之必要,只有利用之需要。因为原则本身就无「终极」义,其本身就是一个谎言。不过是某时某刻下的搪塞之语,一个人说,其他人并不信,只是其他事所迫,阿谀奉承或者默不作声。所谓「出师有名」就是讲得这个道理。

然而原则的世俗义往往以「独角兽」之形象显示。保护生命似乎并非原则,但既可以解释为徒有外表的「正义宣言」,也可以人为是原则之外衣,拨开面纱,才能见到真容。

原则是否存在

倘若有那么一个最终的准则,那么违背了会怎么样?

答案应该是无法违背。所有违背原则的人必然都不存在(如何定义存在,思想还是肉体,倘若自杀,自杀者存在否)。即,倘若存在原则,那么我们观察到的所有人必然时刻恪守此原则。如果有人违背,那只能说明该准则并非原则。

倘若不存在原则,违背这些虚假的原则的人仍将存在。两方面都可以说通。

为何寻求原则

求真,求善,求解脱。

如果世界上并无绝对之准则,于生活并无大碍。但我心中却有实在之罪恶感,似乎持着一双沾满鲜血的双手,说着满嘴虚无的漂亮话。若无真,脚踏之土地如何慰藉流浪者,若无善,头顶之星空如何指引迷失者,一切皆是虚妄。

还是说,蹂躏内心的罪恶感只是未经流水消磨之棱角,终将在激流中埋没或圆滑。骗了几十年后,是不是油嘴滑舌被斥小人却无羞耻之感,杀了数百人后,是不是会手起刀落心中全无一丝波澜。这样也好,总比谨小慎微踏步原地的迷失者好。

世间之原则

倘若这一切都不是表象,那么我只看到「今日之是,昨日之非」。法律,规则,礼仪都距离原则无限远。

让我们还是从杀人者谈:「人在何时可以杀人」,只要一直问下去,当没有答案时,那个问题是不是就是原则本身呢。人在当认为被杀者会对自己利益(生命,财产,声望)产生损害时会有杀人的动机;一些人在认为会有益于后代或自己所爱护的人时会甘愿让自己的利益减损;为何要守护自己爱护的人或物呢?我不知道。

这似乎是一种本能。小时候,为了心爱的玩具会和别人做出妥协,俗语有「士为知己者死」;一些父母也会为了孩子殒命。这是基督教赞颂的「牺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