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必须坚持的原则 B

摘要:话接上回,必须坚持的原则 A谈及原则的定义。可能有不清楚的地方——条件与前提。 例子 在十进制下,1+1 = 2 这是一个真的陈述。但是,它有一个前提「十进制」。 当群体中的某人没有违背任何群体的行为时,他的生命必须免于他人的伤害 这是一个陈述,它同样有一个前提——「不违反群体原则」。这句话为何不能成为一个真的陈述。 我凭什么认定「原则是不受任何条件约束之准则」? 如何界定抽象...

021 爱情:是否该相信,该期待什么

爱情,性欲的缓慢释放,共同承担风险的手段,家族的传承,国家的政策。 该相信吗 存不存在先天的两情相悦和所谓的「爱」? 如果 A 和 B 真的是相爱,即先天定下的一对,如何保证 A 就一定能遇上 B。爱情不是无条件的定然,它受很多因素影响。铁匠会遇上铁匠,农民嫁给农民,如果真的有爱情,同阶级之间更易结婚(门当户对)的现象不可能如此普遍。我们「爱」的,大概率是周围身边的人。倘若真有爱神作祟,让天...

021 必须坚持的原则 A

此篇讨论原则问题,世界上或者说我的心中有没有必须坚持的原则,必须恪守的底线。原则是什么?变通究竟是不断是乘兴而起还是被原则严格规范。 引子:何时能杀人 「生命诚可贵」、「杀人偿命」,保护生命看似是作为有所谓「良知」的人的底线。国家有死刑,罪大恶极的嫌犯被公权力剥夺生命;西方的国家允许安乐死,垂垂老矣的暮年由一针药剂完结……如果这些是有「正当理由」的,那么——大敌面前,献祭贞德的法国人;以正义...

021 恐惧以及对异物的排斥

我遇到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大型昆虫,感到恐惧,手足无措,最终用鞋踩死了它。这样的行为不仅能在异族之间看到 对未知概念的恐惧和其具象 对异物的排斥根植于我的思想之中,这种排斥应当源自恐惧。一种是对未知的恐惧,像那句经典名言所说,面对黝黑的山洞,我本能地感到恐惧。未知意味着不可定义,不确定,在未知的时空中寻求确定性会发生我对确定性的追求本能和不可知现状的冲突,在此环境下,我可知的的仅仅是「不可知」...

021 本能

下面这些东西,是不受我理智和情感控制的,仿佛天生的,被给予的。这些东西的一部分被我认为是「本能」。 界定 尽管这些东西被我认为是本能,但并不意味着它们总是成立,总是发生。本能,是从「理智、情感和身体正常的我做出的习惯性决定抽象而来的无条件的最简单概念」。 举例来说,常有人说「自私是人的本能」,在这个定义下并非如此。我曾经在马路上看到被车撞到的狗,并未死去,但不能动弹,于是我没有任何其他想法,...

重新审视我的世界观

从这看似不确定的世界中,我似乎能够把握一些确定性的东西。例如,我有一些本能,畏惧死亡的本能,亲近异性的本能,调整自己适性环境的本能。这个世界,尽管呈现出各种无规律的表象,但我能感觉到有一些东西是可以把握的。 虚无的态度将要在此社会中付出代价,因为我似乎被安排要做一些特定的事,如果不事先准备,就会不快。(或许这种不快的感觉是我想要将自己和这个社会协调的本能造成的) 这种多变,捉摸不定的虚无态度...

观点、法律和暴力

从某种角度看,规则导致了暴力,就像有边界才有突破,有白日梦才有追求。但仔细想来,事情也没有这么简单。 观点、法的正当性 因为有法律,才会有「违法行为」这个概念,因为有国界政府,才有「国籍」的概念。法,就是必须要遵守的原则,不遵守就要受到惩罚。尽管我们从古至今都并不清楚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善的,但规则一出来,就被人为赋予了「天生正确」的属性,当然,因为我们实际上并不知道什么是好的,所以规则并不总...

如何「定义」

今天的我是不是明天的我?历史上的世界是不是现在的世界?当我换了一个眼镜,我还是不是我?以及,我究竟如何成为我?我如何认识我和这个世界? 这样的问题可以归结为:如何定义。 问题 今天的我是不是明天的我?历史上的世界是不是现在的世界?当我换了一个眼镜,我还是不是我?以及,我究竟如何成为我?我如何认识我和这个世界? 这样的问题可以归结为:如何定义。 经典的回答 毫无疑问,经典的回答是分析的回答:方...